正文 第四章陷落

小说:镜语幽兰 作者:磊月
    更新时间20080806

    女孩子点了点头,一只手遮着眼睛,似乎怕被和煦的阳光遮掩了视线。极目远眺,天上淡淡的浮云托着几只逐天鸟向南缓缓地飘去,嘹亮尖锐的歌声,带着一丝严寒,这便是加莱帝国群山中最常见的景象了。至少这里有点女巫国的影子,山间点缀着形状怪异的草原,也许你向前再走上十几里地才能到达你目力所及的山峰下,一切的融洽表示着你不再拥有比别人更加敏锐的感觉。

    “姐姐,你瞧,我们的路线和华特经过的完全相反,至少相背的二百多里。太阳已经来到了我们的上空,这么说来,你不打算去见华特一面了!”风晴失望地看着姐姐的离开的身影,跺了跺足,但还是紧随其后。

    “姐姐,你不高兴我刚才的话吗?”风晴的目光游离在幽暗寂静的树林中,赤足踩在薄雪上的感觉让她收敛起了笑容,看着四周雪白里透着墨绿的颜色,仿佛有某种东西被压抑着,无法从这充满寒意的境况中释放出来。

    “没有。”风嫱转过身来,微微启开的樱唇淡淡的一抹粉红色,温柔的眼波像是流水般轻轻地淌了出来,“别多想了,我们现在不过是去说服那些那德人,让他们明白,无论如何努力,他们也无法走出这里。这不是威胁,晴儿还记得前几天的占星术给我们的指引吗?”

    “那和你去找那德人有关吗?”风晴拉起姐姐的衣襟,眨巴着眼睛问。“而且,姐姐你应该告诉我,那针形的星轨代表着什么?”

    风嫱无奈地摇了摇头,责备说“如果不是你淘气,未经母亲允许,私自离开女巫国,姐姐也不会一直追到这里了。”

    “那怎么说的,哦,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总是这样教训人家,比母亲还苛刻。我还记得小时候,你最疼人家呢,就是母亲责备我,你都护着人家,现在可好,以大压小。”风晴低头埋怨说,“而且你知道的,姐姐,不是吗?我私自离开母亲的缘故。”

    “不,你从没有说过,姐姐也没有问。”两人顺着散落着雪花的草地一直向前走去,树林中灌木丛生,枝叶茂密,偶尔一线天光透过树叶照在雪地之上,那里的颜色就显得格外的明亮。

    “你总是这么莫名其妙!人家只是在女巫国呆得太烦闷了,想躲起来,或者像你说的那么出来走走看看,至少心情会好上许多。还有那个令人讨厌的格兰斯芬是否又说我坏话了。”风晴撅起了小嘴,狡黠地笑道。

    “格兰斯芬……没有,他可是和你从小玩到大的同伴,你们俩之间的关系一直都保持着某种外人无法猜测的亲密,但……自从你回到女巫国后,我一直没见到你去找他玩。”风嫱淡淡地说到,眼眸里含着微笑,“马休神甫很喜欢那个年轻人,甚至要收他做自己的孩子。你知道人家都说他是女巫国最勇敢的人,他的将来一定会很尊贵。”她向一旁的妹妹眨了眨眼睛。

    “这些是格兰斯芬说的,还是神甫的话呢?”少女脸上露出了惊诧,向姐姐问道。

    “我无法作答,你应该在回到女巫国后,去问格兰斯芬。”姐姐面带微笑,柔声说。

    “人们在说大话,格兰斯芬只是比我大上两岁而已,他的勇敢和我有什么关系?”风晴咬着嘴唇,瞥过头去,低声说。

    “是的,他只是比你大两岁,所以姐姐一直将他看作一个懂事的弟弟。他从小就生活在祭司身边,最后千面巫师都破例收他做为自己巫术的传人,可想而知,他拥有其他人没有的运道。”风嫱望着妹妹,补充了一句,立刻让风晴雪白的脸变得通红,“母亲同样很看重他,你知道能进入圣女宫殿的年轻男子都是些有妻子和职务的人,但格兰斯芬却特别些。”

    “我可从来没想过……”

    “太年轻了吗?还是根本就不在乎那么多。他可是女巫国最年轻的幻兽师,尽管他只有十八岁,但千面巫师对他曾经占过卜,一日一夜后对母亲说,他将成为大陆上最伟大的幻兽师。那个时候格兰斯芬才只有十三岁。”

    “我为什么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情?”风晴气恼地转过身来,双手向姐姐抓去。

    “因为只有我才能编出这么让人感动的故事!”风嫱任妹妹扑来,一脸微笑地道。

    在和妹妹纠缠了好一会儿后,风嫱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两女气喘吁吁地相互望着对方,在阳光可以透过树林的地方躺了会。

    “我想我们该出发了,要在天黑之前,找到那德骑士,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风嫱望着闪亮的阳光落在灌木丛间的影子,怔然站起身来。“我想他们离这里并不很远,玄碧火龙的感应能力很强,我完全相信它有这个能力。”直到风晴停止了笑声,她才重新将玄火镜挂在胸前。

    前方的树林稀稀落落地分布在山丘之间,两旁的坳地里的积雪在阳光下已经渐渐融化成水流,这里落户的白色桦树上零落的冰雪凝聚成水线,沿着苍白的树身向下淌来,在树身上留下淡淡的水的痕迹,宽大的黑褐色灌木枝叶上水珠晶莹,那些长在阴暗之处的巨叶上落满了黑色的小虫,那是以灌木生命为食的寄生虫。

    午后的阳光格外的温暖,也许是没有寒风吹过的缘故。许多的小兽在丛林里时而出没,寻找越冬的食物。玄火镜发着幽幽的红光,紧贴在胸前,透过衣衫风嫱可以感觉得到温暖,镜子微微颤抖着,里面跳跃着生命的痕迹,玄碧火龙此刻就封印在里面。

    母亲,这是什么东西。

    玄火镜!风嫱想起母亲当时的模样。她开启了圣女宫殿最隐秘的地下藏室,片刻之后,双手捧着一团火焰走了出来。那个时候,母亲的脸似乎苍老十多岁。幽暗的地下藏室外,油壁灯笼闪烁的昏黄的光芒让那团火焰看来仿佛更加明亮绚烂。

    “这便是女巫国的不传之秘——玄火镜。”风嫱这么问得,当地下藏室的大门闭上最后的一丝缝隙的时候,只见石门上金色的铃铛玲玲颤动,四周壁炉上的火焰瞬间黯淡无光,尘土飞扬的楼阁上尽是耀眼的火舌,玄火镜背面跳跃的图腾眩出淡淡的光芒,周围的火光仿佛感受到某种吸引,咝咝……吞吐变幻的火焰跳跃而起,迸射出飞花似的绚烂火光,向玄火镜射来。

    “它的灵性开始苏醒了……”母亲望着从手中腾空而起的夺目金光,如同梦呓,也许是太过专注了,风嫱的耳中只捕捉到母亲言语的片段,她的心神都凝聚在了火光缭绕跳跃的玄火镜上……

    “它在吸食火焰的灵性……太漂亮了……母亲……”她转头去看,母亲就站在旁边的壁灯下,向她微笑,还是那么美丽,虽然青春已经不是母亲所能感受得到的东西,但在风嫱心里,她高贵而冷艳,有着一双能征服世人的尊贵美眸,那是凯撒丽血统中女性最华贵的特征。同样她和妹妹风晴也具有那种与别人迥然不同的美丽眼睛。

    “玄火镜因为具有吞噬万物火性的能力,所以它只能放在纯阴的地方。这算不上什么秘密,百年里,玄火镜一直收藏在这里,除了每一带的圣母可以进来,外人是不被允许的……”母亲望着她,点头继续道“当然,你和晴儿都包括在内。但……今天是唯一的例外!”

    “……为什么呢,母亲?”她困惑地望着飘浮在半空之上,浑身火绕的玄火镜,感觉到危险渐渐迫近。因为母亲从不以这么悲观的语调来讲述一件事情,即使遇到最大的困难,母亲总是面带微笑,但今天母亲……

    她从那母亲苍白的眼里可以看到忧郁,“玄火镜原本是地火凝结所化,三百年前,大帝波特莱征战星月大陆的时候,在烈焰火山附近的溶洞里得到了它,并且以王者之刃,劈开巨岩。这玄火镜的灵性的化身变是帝国四大神兽之一的玄碧火龙,因为只有它才配至刚至火……后来玄碧火龙化为雕像,坐落在正义之塔外……”

    “……也许是天意,辟达才能借助黑暗之母修泣斯的力量安然逃出正义之塔……而帝国四只神兽也不知所踪!”母亲的声音飘荡在暗室里,头顶上明亮的玄火镜忽然红光大胜,她抬头看去,只见那火焰图腾散发着粼光,忽然一道火光从玄火镜中逃逸而出,长躯盘舞,正是玄碧火龙的模样。

    “玄火镜已经感受到它灵性的所在,我们必须找到玄碧火龙,而且将他们合而为一。”

    “母亲,让我去吧。”她冲口而出,纤指魔法光束射出,玄火镜倏尔落在她的掌心,那道火光缭绕升起,瞬间从阁楼顶上冲出,向云间飞去……

    “是谁?”一声娇喝令风嫱脸色犹为苍白,刹那间她将魔法提高到最高的防御能力,凝神望去,只见前面是一片砾石岩区,峥嵘的岩石错落纵横地分布在四周,周围的有些巨岩高达十几尺,像是被人凌乱地仍在这里。地面上铺着厚厚的砂岩,那是近乎粉末的一种细小的微粒,呈现着金黄的色泽,和煦的阳光照耀下,地面的细砂闪闪发光,在冷风掠起的地方,掀起了十多丈高的黄色烟雾。

    呼呼……烟雾缭绕,黄色的烟尘扑面扬起,两女躲在一旁的巨岩背后,四周尽是风化错落的岩粒,岩石表面被寒风剥落成一层一层的砂层,上面分布着黑色的小孔。飞卷掠空的黄沙像是妖魔一样呜呜嚎叫着在耳边响起,登时两女的身上落满了金黄色的细小颗粒。等到几阵狂风从这片岩石区域掠过,两女才略感安心。

    “姐姐,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两女扭身掠上前面危耸的巨岩,向前方望去,只见一片黄色的苍凉岩横亘眼前,左近点缀着苍冷的油松和低矮的灌木丛,黄沙覆盖的区域足有十几里,如果想走出这片岩区,至少也得到天黑。

    “你看,前方的草地距离这里应该有二十多里。这里的地形很复杂,像前面地面仿佛断裂开来,那里的岩石都向两旁凹陷。”风嫱随风飘落在前方岩石的棱角上,摇头道“玄火镜的感应是不会有错的,它一直指引着我们追向这里。这并不奇怪,我们为什么还没有见到那德人的踪迹,因为他们已经离开这里都快两天的时间,而再向前方走去,不出十天,就会穿出穿云山脉而到达加莱帝国圣原的边缘。”

    风晴四下里望去,遍地的黄沙随风低空掠去,黄沙莽莽的岩石地带里可以看得见错落分布着不多的白杨树,在岩石的缝隙里傲然兀立枝叶猎猎,树下簇拥着一些耐冷耐旱的灌木,黄色的天空中偶然传来几声落地鹰的鸣叫,然后便是黄沙如同波浪一般从岩石表面掠起,传来空洞洞的呜咽声。她不禁打了个寒颤“到处都是岩石,还有风穿过岩石罅隙的声音,让人疑神疑鬼起来,你听……多……多可怕。难怪我会在刚才因为恐惧而惊叫……”说完,两女掠下岩石,进入了岩石区域。

    “你确定刚才的惊叫只是因为恐惧吗?”看到妹妹苍白的嘴唇和萎靡的模样,风嫱摘下玄火镜将它揣在妹妹的胸前的香囊里,拉着她的手继续前行。

    “也许是吧……我……我也不能确定……啊嚏……”感觉到胸前玄火镜传来的温暖,风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你也许在笑人家,但我从小就胆小吗?”说着,她忍不住揉了揉瑶鼻,羞赧地望着姐姐。

    风嫱捏了捏妹妹的小脸蛋,两人咯咯娇笑。坐落在黄沙上的是大小不一的岩石,所以在这片岩石区域,跟本就没有现成的路,两女只能穿梭在岩石间的空隙里,越向里走去,只觉得阴冷,四周飞扬着黄色的沙烟,呼啸而过的萧瑟寒风中夹杂着锋利的片砂,一不小心就会被割伤。

    “姐姐,我再也走不动了。”风嫱眯起美目站在一块大石上向前望去,那片翠绿的草地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了。她想了想,摇了摇靠在石上的妹妹。“还有那么远……喔……姐姐,我手脚无力,而且还口渴的很,要是有水喝就好了。”风晴说着,又坐倒在小石上。

    风嫱叹息着,依着妹妹的身子坐了下来,两个人就这么依偎在一块。

    “好姐姐,你说华特在做什么?和微润骑士调笑?还是带着加莱骑士漫山遍野地搜寻那德人的踪影呢?他会不会偶尔想起我……”太阳已经偏西,渐渐地阳光失去了温暖,伴随着寒风,两女只能靠身边的玄火镜发出的余温来抵御寒冷。

    风嫱缓缓地睁开眼睛,脑海中渐渐勾勒出一个清晰的影子,风沙狂舞间将那个影子打得零碎,“我不知道……”想到华特,风嫱只感觉到心神混乱,她梦呓般地回答说。

    “姐姐,我还记得小的时候,我虽然任性糊弄,但你总是迁就我。那个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姐姐的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人,现在长大了,才明白,我太傻了。有些事情并不是如我们的意愿来行的。”

    “姐姐还是很疼你……”风嫱拨开妹妹额头上的发丝,柔声说。

    风晴忽然抓起她的手,低声啜泣说“不一样的,以前我就知道了,他不会只对我一个人好……不会对……我一个人好……呜呜呜……”

    “快别哭了,他不是那样的人!”风嫱忽然脑中一片混乱,荒凉的土地仿佛造就了无穷的黑暗,那嶙峋的岩石扭动着笨重的身躯,将夕阳的最后的一线余辉吞没,妖异的狂笑如同大风穿过空洞的岩石的声音,夹着沙沙……沉闷的脚步声将她包裹在内。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龙腾小说网,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穿越小说等在线阅读与TXT下载.最新章节每日更新
版权所有 2019 © 龙腾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