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2章 投入黑风洞

小说:镇鼎 作者:祥虎
    站在那里,萧邕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一个个干呕。菠の萝の小说受伤的,没受伤的,都吃下了丹药;受伤的两颗,没受伤的一颗,人人有份。

    他面无表情地说,“怎么样?还有需要丹药的吗?不够还有!”

    众人一脸惊惧地看着他,都把头摇成拨浪鼓。今天,他们再一次遇到了一个狠人,这一生再也不想遇到的最大狠人。

    “我的话,你没听见吗?”半帝跑到萧邕身前,恶狠狠地吼道。

    萧邕转头看向执法队队伍,脸上露出惊讶,“执法队?我内门还有执法队啊?我嗓子都喊哑了,没看见执法队来,以为内门的问题都是自己解决的。”

    这个半帝叫曹旦,一个没领悟任何法则的伪半帝,执法队的长老之一。

    曹旦恼怒地问,“你不了解宗门律例?”

    萧邕呵呵一笑,“我虽然是一个新弟子,但宗门律例了解得很清楚。”

    “那为何要重伤他们?”

    萧邕眉头一皱,“长老,宗门有律例说,遇到有些情况可以出手,甚至可以击杀对方。要不要弟子背给您听?”

    曹旦脸色一滞,伸手一挥,喝道,“作为新生,杀戮之心太甚,关黑风洞百天,好好反省!萧邕,你可服?”

    萧邕喝道,“我服什么?你让我如何服?遇到弟子受骚扰,你不出现;遇到弟子的父母受辱,你不出现;遇到一群垃圾无赖被打到,你出现了。你执的什么法?!”

    “你打赢了,人家当然会及时出现啊;要不然,他的侄子就要吃亏了。你不知道,执法队就是他家的。萧师弟,他家有执法队,还有垃圾无赖,你可有罪受了!”一道声音飘飘忽忽地传在洞府区上空。

    “我们不服!”站在外围的新生齐声喊道。

    “这是对新生的迫害!”

    “我们要去宗门申诉!”……

    被萧邕质问,曹旦心里就很不爽。现在有人偷偷摸摸那么说,引得新生抗议,他的脸都变黑了,朝远方的洞府区喝道,“谁在胡说八道?站出来!”转身看向乔祝等新生,指着他们吼道,“干什么?这是荒门!不是你们以前那没有规矩的地方!你们不服,那就把你们全部抓起来!”

    萧邕哈哈大笑,“各位,感谢了!既然这执法队是曹旦长老的家,那我们就努力修炼吧,不要和这些废物一样只会当无赖。”手指所过之处,把曹旦和十一个执法队弟子也全部纳入其中。

    曹旦的脸黑如锅底,大吼,“抓起来!送黑风洞!”两个执法队队员拿着一条巨大的铁链走向萧邕,拿着铁链就要他身上锁。

    看到萧邕欲反抗,曹旦喝道,“你敢拒捕?”拿出一把大刀就朝他走去。

    萧邕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任两人将自己锁起来,推推搡搡朝执法队走去。虽然不惧曹旦,但他现在代表荒门执法队;和他打,他又会说是对宗门不敬,罪加一等,所以不想惹这个麻烦。

    看着萧邕被带走,乔祝大喊,“我们去宗门申诉!”

    曹旦转身指向他,“你尽管去申诉好了!”

    萧邕的表情很愤懑,但内心却很平静。坐在玉墩上的那一盏茶时间,他就领悟了瑞平的精华,心中就有了两手准备平安无事,继续在洞府里修炼;被执法队抓起来,关进某一个地方。无论是什么情况,都是修炼的好地方。

    不过,他也有很郁闷的。自己在功法楼借了两部书,只有十五天期限;每推迟一天,他就要付两百荒币的滞纳金;从黑风洞出来时,就要缴纳一万七千多荒币,可是一亿七千多万宝币;关键是,荒币难换啊。这么白白地浪费,心里很不甘。

    到了无人处,执法队队员的动作就开始粗暴起来,六个人轮流轰击萧邕的身体。连续不断的打击,造成他的内腑震动,很快就渗出血来。

    每次受到攻击,萧邕都是默默承受,在一个队员打向他的脸时,他吐出一口血,头一偏,冷冰冰地看着他。

    那队员一退,马上恼羞成怒地吼道,“看什么看?小心我把你的眼珠挖出来!”又是一拳砸来。

    这次,萧邕没闪没避,任其打在脸上,任血滴落。

    黑风洞位于执法队后方三百里一处怪石林立的峡谷中,风刮出的怪啸声震人心腑;虽然名叫黑风洞,并不是刮黑风,而是因为地面那些洞口都是黑乎乎的。这里的风很怪,只要有阻碍物,风就围着阻碍物极速转动。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峡谷内的乱石周围,都有一道深深的槽。

    峡谷中,只有奇型怪异的石头,寸草不生;距离洞口三十里时,就能感觉到猎猎大风;距离二十里时,飘起的衣服就开始被撕裂。

    来到距离洞口二十里处,除了曹旦,其余十一人都换上专门的衣服,带上专门的面具。

    看着衣衫褴褛的萧邕,十一人都戏谑地笑了,有的还大声嘲讽,“敢于顶撞长老,胆子也够大的。现在,是不是后悔了?是不是感觉到生不如死了?”

    “想挑战我们执法队?好好享受一下飓风带给你的凉快吧!”

    “从这里出去后,你就该老实了。哦,对了,希望你还能走出去。”……

    萧邕没有看他们一眼,坚定地看向前方曹旦的背影,跟着他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这风虽然很烈,但对他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如果不是怕引发他们继续攻击,他甚至都想把内力外放;那样的话,衣服都不可能破裂。

    再进十里,十一名队员的速度慢慢降下来;即使内力外放,曹旦的衣服也开始被撕裂,身上出现密密麻麻的伤痕。

    萧邕的衣服,现在已经很少了,只是护住了裆部;同样,身上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伤痕。

    “这里的风竟然对七魄有威胁?”一路前行,萧邕越来越觉得这风的诡异。开始时,他以为是血流多了,造成了头晕;离洞口越近,才发现是给七魄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压力。

    试着把魂力放出一丝,马上被风吞噬,心中大惊,“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不能释放魂力?”第一次,萧邕对今后百天产生了担忧。

    再走两里,十一名队员已经行进不得,曹旦拿出一件巨大的伞状法宝挡在上方,众人承受的风力立即削减一半,又能以正常的速度行进。

    在距离洞口还有五里的时候,地面出现很多小垂直小洞,洞口有石头被怪风刮得沿着洞壁转圈。巨大的啸声,刺得人的耳膜发痛,心脏颤抖。

    曹旦转到萧邕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朝左侧小洞推去,接着又在他背上狠狠地踹一脚,戏谑地说,“下去好好反省百天吧!”

    猝不及防被踹出伞状法宝,萧邕瞬间觉得风如刀,要把自己的身体全部切开;同时,感觉魄剧烈晃动,好像有力量在抓住魂魄摇晃往外拔,要把魂魄从内核中拉出去。要痛晕了!

    身体刚入洞口一半,萧邕就如一块石头一样,被飓风吹得沿着洞壁转动,腰部皮肤被洞口的石块割开,接着又被飓风撕开,导致肌肉撕开。痛!

    石块割肉,巨啸刺耳,魄在摇晃;内外夹攻,萧邕疼痛难忍,难受不已。

    正在巨伞下的曹旦看向萧邕,看着他如同石块一样在洞口被飓风吹得快速转动,冷笑不已。其余十一人看着腰部血肉模糊的萧邕,脸上都是幸灾乐祸。

    “不能死在这里!”萧邕心中怒喝,身体往下一坠,马上就朝下方落去。一般的皇级,身体在十万斤,而他估计自己的重量在十七八万斤。这么大的重量,只要不用内力支撑,一般的飓风就奈他不何。

    曹旦见萧邕快速朝下落去,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过了十息后,转身就走;那十一名弟子也赶紧转身,一步三回头地看向那个洞口……

    听曹旦说要把萧邕扔进黑风洞,那些老生议论纷纷。

    “这个曹旦真是小心眼啊,竟然要把萧师弟关到那里去。谁不知道,那里是十人进去,两人残废着出来,其余的都死在里面?”

    “萧师弟还是耿直了!好端端的,质问曹旦干什么?即使那些新生向宗门申诉成功,也需要五六天时间;那个时候,萧师弟是死是活都不好说了。”

    “无赖能光明正大、恣意逍遥地存在,就是宗门的悲哀;被无赖攻击的对象受到这样的处理,更是宗门的悲哀。荒门,现在是越看越看不懂了。”

    乔祝等人看到萧邕被带走,他们一同出发,跑向内门长老处,一个个地找,向一个个进行申诉。

    一处洞府内,三个弟子坐在一起。一个阴鸷眼神七百余岁的弟子桀桀笑道,“能打又如何?即使能出来,他的修炼生涯也会就此断送。几十万年来,没听说有活着出来能进阶的;只听说有死亡和残废。”

    “还是三祖运筹帷幄,哈哈。有人冲锋,有人陷阵,三祖坐在洞府里操纵,一切都按照三祖的计划完成。”一个三百余岁的饼脸弟子马上谄笑。

    另一个三百余岁胖脸弟子奸笑道,“我们应该为失去这么一个人感到惋惜,人家的战力很强大的;只是可惜了,家族的兵器再也找不到了。”……

    五天后,几个长老一起找到门主特噶,听完他们所讲信息,他脸色铁青,低声喝道,“胡闹!”

    在长老离开后,特噶马上离开府邸,来到第三帝级那里。

    听完特噶的汇报,帝级淡淡地说,“祖宗是祖宗,晚辈是晚辈。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恣意妄为,有些过了。”

    贴噶有些踌躇,“那个萧邕该如何处理?进出那里的法宝在他们手里。”

    帝级沉吟一会,“这事不要管,也管不了。该生生,该死死,我荒门比他能战的很多。”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龙腾小说网,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穿越小说等在线阅读与TXT下载.最新章节每日更新
版权所有 2019 © 龙腾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