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惊弓之鸟之雪梅自杀

小说:真爱之梦碎无痕 作者:若菲
    自从顾飞和咏熙走后,她变成了那幢大别墅里的金丝雀,日子过得了无生趣。每天只是吃饭、看电视、发呆,也由于这样,她迷上了一部电视剧‘水晶之恋’,更迷上了里面的主题曲‘曾经最美’。肖咏熙则想各种各样的方法哄她开心,每天为她安排节目,一天一样礼物首饰、衣服、装饰品等等,应有尽有,但雪梅仍然保持原来的态度,使得肖咏熙很是苦恼。

    其实肖咏熙为雪梅改变了不少,夜总会不再去,以前所有的女朋友全部断绝来往。每天除了工作外,就是她。但是一个月过去了,他的改变似乎没有打动雪梅的心,他的心情开始有些焦躁起来。这天晚上,他的朋友许瑞祥来公司找他去酒吧喝酒。

    “那个韩雪梅搞定了没有?”

    “没有,你别烦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怎么花那么多心思还是不行?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我让你别烦了,你听到没有?”肖咏熙愤怒的命令着喊道。

    “哎!其实搞不定就算了,反正言静的期限也到了。”

    “你少废话,我的事,不用你插嘴。”他不耐烦的说道。

    “好,好,好,受不了你,我看还是多喝两杯吧!?”

    接着,两人便开始猛喝酒。

    雪梅又在干什么呢?最近没什么电视可以看,她就总是一个人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听cd,听那首‘曾经最美’。难姐难妹真是没说错,雨晨曾经是蓉蓉的‘曾经最美’;顾飞现在暂时是冰雪的‘曾经最美’;而雪梅早就把咏熙当作了她的‘曾经最美’。

    肖家的用人,在晚上六点后都各自回家,就只剩下一个漂亮的女用人小萍和管家王安杰。小萍是众女用人之首,也是肖咏熙的女人。她是真正喜欢肖咏熙这个人,不计较名分,可以得到什么,只想默默的留在他身边,为他做点什么。当然监视雪梅的任务就由小萍来做,但渐渐的她了解雪梅的一些事,很同情她,所以对她的严密监视变得形式化。小萍每天晚上都有课程去念,所以晚上回来的很晚。而这天又恰巧王安杰家里有事,也走了。空荡荡的房子里,只剩下了雪梅一个人。

    一个月啦!只有今天的这个时候,她才可以让自己放松下来。回忆一下过去,感慨一下歌词咏熙,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一个好女孩了呢?还是又对冰雪爱火重燃了呢?我现在听的这首歌,好象是专门为我们而写的。让人听了好伤感呐!

    雪梅一个人在一楼大厅,一边听歌一边吃水果。可能由于这一个月,她都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人一轻松下来,很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肖咏熙和许瑞祥喝得烂醉如泥,一起回了肖家,在门外拍了半天门,雪梅才听见。

    “怎么是你?其他人呢?都都死光了。”肖咏熙酒气冲天,一脸嚣张,态度恶略的问着前来开门的雪梅。

    雪梅最讨厌他的这种态度,看了他一眼,一句话也没说,转身直接走向二楼,自己的房间。肖咏熙将许瑞祥扶进一楼的客房,自己则晃晃悠悠的走向二楼,去拍雪梅的门。雪梅哪里会去理他?于是他破门而入。

    “你想干什么?”雪梅满脸愤怒的质问道。

    “我想干什么?这句话换我问你才对。”接着走到雪梅面前,抓住她的双肩问道“你想要怎么样?要我怎么做,才满意。”

    雪梅一把推开他,更加愤怒的喊道“滚开!不要再碰我,最讨厌看到你这副伪装的样子,滚出我的房间。”

    “我伪装,我伪装。”肖咏熙一边狂笑着,一边愤怒的大声嚷嚷“我努力了一个月,就只换回了这两个字。好,我就恢复本性给你看。”

    肖咏熙冲上前去,把雪梅推倒在床,自己则脱下西装,扔在地上,又松了松领带。雪梅见状,站起身来,向门口冲了过去。肖咏熙像发了疯的野兽,一把抓住她的臂膀,将她按倒在床,接着便狂吻起来。雪梅一边喊道“走开。”一边用力挣脱,最后终于冲出了房间,向一楼跑去。楼梯才刚下了一半,肖咏熙一把抱起雪梅向二楼走去。雪梅一边愤恨的喊道“放下我,人渣。”一边用力踢打着他。他气到了极点,把雪梅狠狠甩在了二楼大厅的沙发上。雪梅站起身来,掠了掠自己凌乱的秀发,冷冷的眼神瞪着他,除了恨她的心中再无其他“神经病,你以后不要碰我。”肖咏熙没有说话,把雪梅揽入自己怀中,疯狂的吻着雪梅的唇。雪梅挣脱不开,就在他的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肖咏熙吃不住疼,放开了雪梅,同时血流淌着,他狠狠的甩给雪梅一巴掌。

    只见他指着摔坐在沙发上的雪梅嚣张的说道“韩雪梅,你是我的人,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别以为我会放过你,这辈子,你只能做我的金丝雀,我的玩物。”肖咏熙转身回房了。

    雪梅没有哭,只是捂着火辣辣的半张脸,呆呆的坐在那里我不要和这个人渣住在同一屋檐下。雪梅这样想着,瞥眼间看见了桌子上的水果刀。她不由自主的拿起它,割向自己的手腕。

    午夜12点,小萍终于回来了。每天不管多晚,她都会习惯性的再检查一下每一间房。一楼、二楼,还没来得及去三楼,便发现雪梅睡在沙发上。小萍走过去,想叫醒她,却发现沙发上满是血迹。小萍被吓住了,傻在了那里,良久,才飞身跑上三楼去拍肖咏熙的门。穿着睡衣的肖咏熙抱起雪梅,向大门冲去。

    医院的病房里,肖咏熙坐在雪梅的病床上,抓着她的手,眼神一直不曾离开过她,小萍站在一旁,医生也站在雪梅的床头。

    “幸好送来的及时,她没有生命危险。”

    肖咏熙望着雪梅问道“佑林,她真的没事,什么时候会醒?”

    “应该很。”

    “什么是应该?什么是很?”肖咏熙的语气很急噪。

    “肖少爷,她失血过多,身体虚弱,睡觉是正常的。”医生无奈的说道。

    “好,我就等她醒来。”

    医生听后,摇了摇头,离开了病房。

    “少爷,已经很晚了,你先回去吧!我来照顾韩小姐。”小萍关切的说道。

    “要回,你自己回,我要等她醒来。”肖咏熙没好气的说道。

    三个小时后,肖咏熙气冲冲的一脚踢开值班办公室的门,把正在睡觉的医生吓了一跳。

    “李佑林,你说她会醒,现在都已经三个小时了,怎么还没醒?”肖咏熙觉得自己被他耍了,更加担心雪梅病情,于是愤怒的喊道。

    “咏熙,你冷静一下,好不好?从小学到现在,我骗过你吗?就算你不相信李佑林好了,但我站在这里,就是一个医生,你要相信我的能力,我的职业操守。”

    “好,我姑且一信,那她到底什么时候会醒?”肖咏熙强压住心里的怒火,说道。

    “今天早上,应该可以。”

    “好,如果九点以前还没醒,我不会放过你,朋友都没得做。”

    肖咏熙嚣张切愤愤的说完,不等那人再回答,把门一摔,回了病房。李佑林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离开,不由得有些感慨看来他这次应该是动真格的了。

    肖咏熙没有离开医院,小萍自然也不会走。不知什么时候,两个人坐在雪梅的病床前睡着了。雪梅终于还是漫漫的张开了眼睛,她发现天已经亮了,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抓着,于是便望了过去,见是肖咏熙,一股厌恶只感油然而生,迅速的把手缩了回来,肖咏熙也被她弄醒了。

    “你终于醒了?”肖咏熙的语气中充满了关怀之情。

    雪梅看了他一眼,把脸转到了另一边,而小萍这时也醒了过来。

    “韩小姐,你总算醒了,少爷他守了”

    “多嘴。”肖咏熙的口气有些严厉,小萍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只见肖咏熙看着雪梅,维持着他的高傲、嚣张“韩雪梅,别以为你可以用这种方法离开我,你没有那个权利,听清楚没有?”接着望着小萍,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你给我看好她,这种事不允许有第二次。”然后再次望向雪梅说道“你是我的金丝雀,我要你生就生,只有我让你去死,你才能去死,知道吗?”肖咏熙一边走向病房外一边继续用那命令似的语气说道“小萍,照顾好她,给她买些补品。”

    两天以后,雪梅出院了,这几天,都是小萍在陪她,而她的话,却也似乎变得越来越少。肖咏熙又怎么样呢?他其实也有再想要怎么样才能改善关系,但他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不管自己做什么雪梅总是一副冷冷冰冰的样子。他每天的习惯是吃完饭就进书房。这天,刚在书房里坐稳,便听到了敲门声。

    “进来。”

    “少爷。”

    肖咏熙抬起头,见是小萍,问道“什么事?”

    “我可以和您谈谈吗?”

    肖咏熙见她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放下手中的笔“我一向不把你当单纯的用人看,你有什么就说吧!?”

    “可不可以对她温柔一点?”

    “什么?”她的问话让他迷惑和吃惊。

    “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她,那就要对她好一点。”

    “我对她还不够好么?我所有的女人中,她已经是最例外的一个了,你还想要我怎么做?”肖咏熙又忍不住喊道。

    “少爷,你不觉得自己的表达方式有问题吗?你看不出来她越来越不开心吗?”

    “当然看得出来,可是”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她一直忘不了萧咏熙?为什么她愿意把心事告诉我?”

    “她本身对我有偏见,就充满了敌意。”

    “对,也许第一印象很重要,但她一开始对我也充满了敌意呀!为什么我的努力就可以和她成为朋友,你却不行呢?你有没有想过?”

    “没有。”

    “因为我关心她的心情,能感受她的心情。关心不是单纯的给她买一大堆东西,要用心去体会她的一切,明白吗?”

    “不明白,我没试过。”

    “那我给你举个例子好了。你呢?在公司,需要一份文件,让秘书去拿。但是她却拿了另一份你不需要的,你会什么反映呢?”

    “那还要问,骂她一顿,让她再去拿。”

    “她第二次又拿错了呢?”

    “反感,有可能一气之下把她开除。”

    “对呀!韩小姐的感觉就是这样。”

    肖咏熙没有回答,若有所思。

    小萍见状说道“少爷,好好想想吧!您如果真的喜欢她就要用心去感受她的喜怒哀乐,感受她到底需要什么,我先走了。”小萍想门口走去。

    “你今天为什么会跟我谈这些?我以前也有过好多女朋友,为什么非要选这个时候跟我说?”

    “因为我感觉到,韩小姐和别人不一样,您为了她有所改变。”

    “小萍,谢谢你!”肖咏熙诚恳的说道。

    小萍打开门,看着他说道“不用了,少爷,我的这条命是您救的,这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说完后,小萍把门带上了我是不希望再看到那个颓废的你呀!我希望那个心地善良的好心人可以回来,所以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小萍走后,肖咏熙在书房深思,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有些乏,于是向自己的房间走去。经过雪梅的卧房时,发现她的房门没关好,而且她好象是合衣而睡,也没盖被子。肖咏熙悄悄走过去,帮她盖被子,但却把雪梅吵醒。雪梅见是他,满脸惶恐的坐起身,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看见怪物一样的看着他。接着雪梅从自己的枕头底下拿出一把水果刀,指着他。

    “你想干什么?走开。”雪梅吓得脸色苍白,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肖咏熙见状,退后两步急忙说道“好,好,你别激动,先把刀放下。”

    “你走开,你走开,离开我的房间。”雪梅有些失去控制的喊道。

    “你先把刀放下,好不好?其他事漫漫谈。”

    “你走啊!你走。”雪梅一边说着一边把刀指向了自己的喉咙“你在不走,我就死在你面前,你也不会让你的玩物就这样死掉吧!?”

    “好,我马上就离开,你小心别伤了自己。”

    肖咏熙满脸的紧张与关切,一步步的退到了门口,雪梅也松了一口气,终于放下了手上的水果刀。

    只听肖咏熙说道“你现在就像是惊弓之鸟,恐怕连睡觉都在堤防我,害怕我再次侵犯你。但我不是狂,也更加希望你可以心甘情愿的跟我在一起。也许我前两天的话和行为举止把你吓坏了,但那不是我的本意,也不希望你做我的玩物而已。因为我肖咏熙想要玩物的话,很多女人都求之不得。也许小萍说得对,我的表达方式有问题,但是我真的希望你会爱上我。还有,刚刚,我真的没有恶意,只是想帮你把被子盖好而已。你以后不用害怕,我可以向你保证,甚至发誓,我不会再做伤害你的事。”

    雪梅冷冷的眼神一直盯着他,但是却一句话也没说,一个字也不信。

    肖咏熙则看着她继续说道“以后,我一定会让你看到我的诚意,现在很晚了,你休息吧!我先回房了。”

    aut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龙腾小说网,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穿越小说等在线阅读与TXT下载.最新章节每日更新
版权所有 2019 © 龙腾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