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郑瑜的苦

小说:南朝春色 作者:林家成
    兰陵王大步走到两人面前,他伸手把张绮抱在怀中后,转向张轩威严地说道“九舅公,你的朋友到处在找你!”

    “啊?”张轩站了起来,他颇有点惭愧地说道“定是那几人,他们也想见阿绮……”才说到这里,他对上兰陵王的表情,不知怎么的声音一噎。张轩顿了顿,连忙冲着兰陵王呵呵一笑,行了一个礼后急急走出,看那逃之夭夭的样子,似是被兰陵王给吓着了。

    兰陵王把张绮放下,牵着她的手,把她送到马车中后,转身朝自己的马匹走去。正好这时,张轩跑了过来,大声说道“长恭,你说我的朋友找我来了,他们人呢?怎地不见?”兰陵王看着急匆匆的张轩,负着双手,微微一笑,“后来听到他们似是说,在醉月楼等你。”醉月楼,乃是建康著名的青楼,世家子们在那里聚会,实是最正常不过的事。

    张轩闻言,当下哦了一声,转头叫过自家的马车,便匆匆赶向醉月楼。看到他离开的身影,兰陵王把张绮放下马车拉下车帘,退后几步挥了挥手,当下,那个姓成的护卫连忙屁颠屁颠地赶来。

    招他过来,兰陵王压低声音慢慢说道“杨受成他们不是在醉月楼吗?你现在去通知他们,便说,他们的帐单,我这九舅公很乐意缴付……”这话一出,姓成的护卫不由瞪大了眼,“郡王,这嫖资。好似没有哪个丈夫愿意替别人偿付。”

    兰陵王静静地说道“我这九舅公不同,他刚才抱着我的女人,浑然乐在其中……去吧,杨受成会让他乐意偿付的。”这一下,姓成的护卫完全明白了,当下他大点其头,义正词严地说道“不错不错。别人也就罢了,九舅公为人最是慷慨大方,不过给四五十人付一付嫖资。有什么了不得的?属下这就去,这就去。”话一说完,他一溜烟地跑得远了。饶是跑了老远。姓成的护卫也在心里暗暗叫苦郡王这心眼可越来越小了,做哥哥的抱一抱妹妹,他都坚持要报复回去,不得了,不得了了!

    夜深了。

    今天张绮与张轩和张锦等人见了面,说了很多话,虽然还没有说到这些年来经历的种种不堪,便被兰陵王闯进来打断了,可张绮还是有一种充实感。仿佛千里迢迢回到建康,便是为了这么一聚。

    兰陵王回来时。她正跪坐在几旁,就着烛光绣着什么。

    兰陵王在她身边坐下,问道“绣的是什么?”张绮眉眼都是带着笑的,她轻声道“九兄说,要我绣一块手帕给他。”

    “哦?”兰陵王淡淡说道“你还没有绣手帕给我。”

    啊?张绮一怔。她回过头来看着他,闪烁的烛光下,他俊美绝伦的脸上威严如故,仿佛刚才那句带着点不满,带着点孩子气的话,不是从他口中说出的。

    张绮回过头来。她低头咬切线头,双眸弯成了月牙儿,“你又不用手帕的。”

    “我从现在开始用了!”张绮再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傻傻回头时,他站了起来,一边解去腰带,一边淡淡说道“安寝吧,烛光太暗容易伤眼。”

    “哦。”张绮也是累了,她把针线收好,解去外裳老实地睡在他的身边。

    睡了一会,感觉到他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张绮回眸,“长恭,你看我做甚?”她双眼一瞪,小小声地警告道“我腰还是酸的!”声音一落,兰陵王淡淡的,仿佛怪她自作多情似地瞟了她一眼,道“只是看看,睡吧。”

    “哦。”张绮听话地闭上双眼,闭了一会,见他还是盯着自己看,她睁开双眼娇嗔地白了他一眼。

    这一下,兰陵王终于转过头去,信手灭了烛火。

    这一晚,张绮睡得一点也不踏实,半晚上她挣扎着醒来,这才发现自己被男人紧紧搂住,脑袋被他夹在颈窝里,因夹得太紧,都呼吸不过来了。醒来后,她双手齐用力才把他推开一些,反过身来背对着他,重新呼呼大睡。

    第二天,张绮醒来时,兰陵王又被陈帝叫入宫中去了。

    无聊之下,张绮想到昨日与张轩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便派人前去张府,想约张轩出来。

    哪曾知道,那仆人却是一个人回来了,他回来后朝着张绮说道“禀夫人,九舅公正在关禁闭,不得出门。”

    “关禁闭?为何?”张绮一惊,连忙站起。

    仆人回道“九舅公吱吱唔唔不曾详言,不过小人听九舅公的小厮说,九舅公昨日因欠帐被人扣在了青楼,他妻子从嫁妆中拿了一大笔钱才把他领回。一回来,他的妻子便气得跑到婆母面前痛哭不已,然后九舅公就给关起来了,说是要关三天。”

    听起来,似乎是张轩『乱』花钱才被关起,张绮松了一口气。她倒不担心张轩没钱用,便是她所送的两样礼物中的任何一样,买了当了,都可以换来一笔足够他胡『乱』折腾半年一年的钱财。她只是没有想到,九兄这么老实的人,也会在青楼欠帐,还会被人扣留。

    寻思了一会,张绮叹了一口气,闷闷说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闲着无事,张绮只好绣手帕,兰陵王晚间回来时,她这手帕已绣好了大半,明日便可完工了。看到她忙碌,这次他什么也没有说。

    第二天,张绮终于把手帕绣好,对着阳光把那手帕左看右瞧了会,张绮把它收好,想着见到张轩后,再亲手交给他。想来九兄见了,定然欢喜得很。

    哪知,第三天睡醒后,张绮左寻右寻。那手帕却怎么也寻不到了。『摸』遍了每一个角落,都没有见到那手帕,张绮有点怏怏不乐。中午兰陵王一回来,她便闷闷地说道“我的帕子不见了,我给九兄绣的帕子不见了。”

    兰陵王瞟了她一眼,没有理会她便走了。

    到是过阵子她再嘀咕时,一个护卫在旁说道“夫人。帕子不见了便不见了吧。小人那日听到九舅公说什么他阿绮妹妹亲手绣出来的东西,别说那绣功,光是那绣帕上面的香味儿。便可以让他那般子朋友羡慕得双眼发红。九舅公拿了那物也不过是到处显摆。”护卫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对了。郡王要小人告诉夫人,他已令人去买了两块一样精美的帕子送到张府去了。那事儿已经过去,夫人就不必挂怀了。”

    张绮瞪大了眼,见到那护卫老神在在的样子,她想说,这怎么能一样?她又想说,便是九兄要她的手帕是为了炫耀,那也没什么。可这些话跟护卫说又有什么意思?当下她闷闷的“哦”了一声。晚间兰陵王回来时,颇有点不满的张绮还不满地嘀咕了几句,不过也不知是不是他没有听到。一直没有答腔。

    接下来,张绮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绣了一块手帕送给张轩,不过当天便被张轩派人送了回来。送回手帕的人,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绮姑子。九郎君说,这手帕他不想要了,再要就会真脱一层皮去,不说你九嫂,便是你的嫡母也要多吃两回『药』了。”

    这话恁地可疑,寻思来寻思去的张绮。在兰陵王回来后,忍不住对他瞅了又瞅。不过任她怎么瞅,兰陵王依然面无表情,威严冷漠,她看得太频繁时,他会转过头,目光晶亮地迎着她,伸手去搂她的腰,低下头便想吻她的唇。这举动,直让张绮吓了一跳,当下她便把这件事按下,只是时不时地在心里嘀咕一番。

    张轩自那日后便难得一见,倒是张十二郎让张绮遇过几次。每次对上他支支吾吾,又想开口又不怎么说起的模样,张绮都是没有怎么理会转身便走。

    她这样摆了几次姿势,张十二郎也就安静下来。

    在建康呆了半个月后,春天的气息充满了整个天地,这一日,兰陵王收到了一只信鸽。

    看到他站在台阶上,蹙着眉望着北方出神,张绮忍不住走到他身后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她的声音,兰陵王回过头来,看着她,他低声说道“陛下说,要你我回邺城。”他没有说,陛下在信中说,对于和离一事,郑氏有松动之意。

    “回邺城?”张绮的脸白了白,她低下头看着脚尖。

    兰陵王看着她一阵,点头说道“外面风大,去加件裳吧,这事你不用担忧。”说罢,他大步朝外走去。

    看到他走出,几个护卫连忙跟上。兰陵王策着马来到城外,望着北方那起起落落的浮云,他突然冷笑着重重一哼,“何必理它。”

    杨受成策马来到他身后,也看向北方,轻声道“可陛下那里?”

    “这样还不够。”兰陵王显然下了决心,他慢慢把那帛纸撕碎,手一松,任由春风把它吹去,吐出来的话,低沉中带着冷漠,“今时的高湛,已不是身为广平王时的他。若是没有一点承诺我便回了国,我怕他会对阿绮下手。”高湛太好『色』了,而且喜欢对兄弟叔侄还有大臣的妻子下手,如今的齐国,权贵大臣,已无人敢娶美貌之妻。

    杨受成点了点头,叹道“陛下变了太多。”

    ¥¥

    生在军户之家,祖上『操』贱业,住在贫民区……很杯具了好不好?

    但是,本姑娘擅长的是洗具!

    且看现代女律师重生为古代女诉师,虽然无钱无权被歧视,好在诡计多端、口吐莲花,伶牙俐齿能发家。

    内修理极品继母和亲戚,外舌战流氓恶霸与君臣。

    我的目标是上得了公堂,下得了班房,斗得赢凤凰,掐得死小强。

    某女拉下窗帘,低声问这位郎君,您想要我怎么做?

    还有,那谁谁,少废话,和我聊天是要收咨费银子的!

    柳暗花溟新作《美人谋律》,书号2530562

    目前在k榜上未完待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龙腾小说网,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穿越小说等在线阅读与TXT下载.最新章节每日更新
版权所有 2019 © 龙腾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