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男装

小说:岳麓花香 作者:阳光普照
    孟府客厅里,孟轲看似悠闲地滑着茶杯盖,眉头却始终舒展不开,眼神里血丝密布,充满了忧虑。

    虽然现在的湘云已无大碍,但凶手依然逍遥法外,而且他更知道准备杀他女儿的人究竟有多么的强大。

    若是对方铁了心地要致湘云于死地,就算陪上整个孟府,也挡不了片刻。

    “爹,爹——!”

    正出神时,厅外突兀的叫喊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只见湘云发髻散乱着就跑进了大厅。

    孟轲看着大病初愈就到处乱跑的女儿,眉头收得更紧了,

    “这么大的姑娘家,整日里疯疯癫癫,让人看见成何体统!”

    “是,爹,女儿知错了!”

    湘云长呼一口气,整了整散乱的头发和衣服,给孟轲道了个万福,

    “女儿给爹爹请安!”

    “嗯,这还像点样。说吧,找为父何事?”

    孟轲十分地受用,暗道女儿懂事,很自然地端起茶杯润了一口。

    嘿嘿,老爷子高兴了,这事有门!

    心中偷笑的湘云脸上则摆出一本正经的表情,

    “女儿近日来多遇险情,虽历经磨难,却是真真儿的多了几分感悟,加之闺中向无大事,身子又乍逢不适,闲来寂渺。亏得妹妹们共以叙旧同乐,体己知心,然终是水中望月,空虚得紧,私心想着若是能潜下心来做做学问,想必是极好的,倒也不负爹爹您礼部尚书之名。方才冒出这么一个念想儿,也不知该如何了却此桩心愿才更好些,总念着可不能自个儿使起小性儿来,肆意妄为,负了爹爹的期望才是。”

    听了这话,孟轲刚喝下去的茶水都沁满着一股子的酸味,只见他有些腻味地盯着湘云,连连用茶水冲淡嘴里的酸,

    “湘儿,那个我刚才的语气有点重,你别往心里去。你就简单点说你想要做什么,为父尽力帮你就是了。”

    “爹,这么说你答应我了!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去岳麓书院读书!”

    “噗——!你说什么?!”

    孟轲闻听此言一口气没憋住,连带着酸水都喷了出来,手中茶杯朝桌上一震,身体霍然而起,怒视着湘云。

    “我只是想去,去岳麓书院读书。”

    见老爸发怒,湘云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低着头,脚尖向一起对了对,语调渐轻。

    “胡闹!你给我回房间待着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门!有辱斯文,真是有辱斯文!”

    孟轲边指着湘云边在大厅踱着步,胡子还直往上翘,显然是气得不轻。

    “怎么呢这是?一大早就发这么大火,跟谁呢?咦?湘儿,你怎么起来啦?身体好些了吗?感觉怎么样?你看这大清早的风寒,你还多穿点衣服啊!来,先把这个披上,有什么事,娘给你做主!”

    闻声赶来的孟夫人一进门就看到了湘云,忙贴上前嘘寒问暖,更是将自己的貂绒大衣披在湘云已经穿得十分厚实的外套上。

    湘云忽然间有种想哭的冲动,恍惚之中似乎看到了后世自己的母亲。自己的殉情一定让含辛茹苦将自己养大的老妈悲痛欲绝吧,也不知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女儿不孝,让您伤心了。

    “够了,女儿都是被你宠坏的!你知道她想要干什么吗?她要去岳麓书院读书,跟一大帮男子厮混,你也要由着她?!”

    严厉的呵斥瞬间惊醒了梦游中的湘云。孟轲许是忍受到了临界点,面对着夫人的江东狮吼,终于刚正了一回,反诘地很是硬气。

    对于一向唯唯诺诺的丈夫忽然雷霆震怒,徐婉儿表示很震惊。但听清内容后,她却是连生气的理由都没有,只得选择无视,哄着女儿往房间走去,

    “湘儿,你怎么想起来去书院读书的啊?以前不都是请先生来家教的吗?再说书院里全是男孩子,你一个姑娘家也不方便,别人会说闲话的!”

    “娘,一个人在家读书氛围太差了,那些先生一个个脸绷得跟张白板似的,看上去就让人提不起学习的兴趣。哪像在书院,同学在一起互相比拼、问答。我听哥以前说,谁要是学习差,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再说我是扮成男装进去,小心一点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面对着孟母,湘云又恢复了那种跳脱的性格,随意间就像大灰狼引诱可爱的小红帽一样,将便宜老妈带进自己描绘的场景中。

    徐婉儿锁着秀眉,似是想到了什么,

    “湘儿,你始终是女儿身。书院里乌烟瘴气,一帮学生不仅讨厌而且下流,什么丢人的事都能干得出来。想当年,我……”

    “娘,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听前半句还没什么,但后半句正等着爆料的湘云忽然觉得一静,很是不满地吵嚷着。

    徐婉儿显得很慌乱,连连的摆手,只催促女儿走,

    “啊!么,么的事,么的事!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书院你不能去就是了!”

    “哎,娘,你就说吧!你看你急得家乡话都出来了,你要是不说,我就问爹去!”

    湘云停下了前进的步伐,一只脚就踏在回廊的台阶上,双手掐腰,斜靠在廊柱旁,贼笑着一脸欠扁的样子。

    “那,那个,我当年好奇,曾经女扮男装去过茅山书院,还和那里的学生一起踏青。可没想到他们在山坡上就集体解裤带就那,那个,比谁尿得远,还有几个在河边偷看人家姑娘洗澡。结果第三天我就被你外公抓回家,屁股都打肿了,要不是你大舅死命护着,我这双腿就断了!”

    徐婉儿心虚得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一五一十地讲出了自己光辉的历史。话出口她才发觉不对,自己才是那个当娘的,居然被做女儿的看笑话,于是雏狮的威势瞬间飙升,

    “死丫头,我跟你讲这些干嘛?!你真够可以的,连娘都敢消遣,看我不教训你!”

    “哎哟,娘,别捏!疼,疼,我错了,娘,哎哟!”

    没来得及躲闪的湘云被捏住了耳朵,只得歪着脑袋不停地求饶,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哪还有刚才意气风发的模样。

    孟母心疼女儿,捏了几下就松了手,却佯怒着嘱咐道,

    “别和你爹说啊,这事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娘,放心吧!这么好玩的事我还想尝试一下了,怎么可能跟爹讲呢?!”

    好玩?!感情我把这事抖出来,半点效果没有还起了反作用!这死丫头竟然说好玩!

    见老妈虽然跟着自己走,但表情僵硬明显神游天外,湘云心里偷笑着开始吟起了诗

    遥想姐我当年,大学初进了,马尾绿裙,纯洁率真,谈笑间帅哥型男授首……

    唉,可惜啊!大学四年一晃,自己却成了个重口味女青年,简称腐女,没事还老跟强哥探讨苍老师的演技问题,说得强哥是哑口无言。

    湘云想着前世的乐时光,更加坚定了进入岳麓书院的决心。

    大不了和娘学,先女扮男装偷跑进去再说!如是想着,湘云已经踏入了自己的房间,孟母随之而进,也不知道是谁帮谁上政治课了。

    “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呢?竟然还要女扮男装偷进书院,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真是气煞老夫也!”

    大厅里,远远听见湘云说扮男装的孟轲很用力的拿起茶杯,猛灌一口,压着自己的火气。

    “大人,我倒觉得小姐的提议可以考虑!”

    不知何时,铁手已悄然进入大厅,静立一旁,直到孟轲气消得差不多了,这才抱拳说话。

    孟轲闻言非常诧异地看向跟了自己二十多年,第一次有不同意见的兄弟,

    “哦?铁手,此事你怎么看?”

    “大人,小姐此举必有蹊跷,绝对不会是去读书这么简单!不过我倒觉得未妨一试。大人可曾想过小姐有一天会去书院读书?”

    “这,倒真是未曾想过。”

    “那上面那位呢?”

    “上面?……妙啊,妙,好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如此一来,那位想必做梦都不会去书院搜寻。只是湘儿突然失踪,他们怀疑之下难免会查到蛛丝马迹,这却如何是好?”

    “大人,还有师师小姐与可儿!”

    “唉,铁手,都说佛门中人以慈悲为怀,为何你的心比你的手还要铁?师师乃故人之后,此事断不可为,否则老夫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见李兄?”

    “大人,还有一法!可说小姐伤重,让府中丫鬟轮换着去房内躺着,每日按时用药,只是这大夫方面,有些难办!”

    “无妨,杨老此人稳重,且颇有济世之心,若是实话告知,其会帮忙。此事虽然繁复了些,却也是个主意,只是书院那边,湘儿一个人去,虽有老酒鬼在,我还是不大放心啊。”

    “大人,属下可同去暗中照顾一二。县衙之事,可托于胡乐。此人虽然爱占小便宜,但绝无二心,做事也算干练,而且长沙城的人面很熟。有他在,可保一城安定!”

    “嗯,此事可行,只是委屈你了,兄弟!”

    “大人,得大人一句兄弟,铁手死而无憾!上次小姐遇险,我就难辞其咎,这次,断不敢再懈怠半分!我先去县衙交代一下”

    铁手一抱拳,径直去了。孟轲目送着他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树杈上一只喜鹊伸展翅膀,雀跃不已,连带着孟轲的心情也舒展了许多。

    “先去找老酒鬼说道说道,省得到时他喝迷糊了,忘了这事!”

    孟轲须臾间一拍脑袋,也向府外走去。

    aut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龙腾小说网,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穿越小说等在线阅读与TXT下载.最新章节每日更新
版权所有 2019 © 龙腾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