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章

小说:女保镖在韩国 作者:岑雅伦
    东北老农村的婚礼虽然略显简陋了些,但与内地婚礼习俗大致相同的程序还是举办的有模有样的,婚礼就在王大哥自家前院50多平米的场合内举行,一个40多岁看上去胖胖有点滑稽的男同志充当了司仪的角色,他手握着从屋里牵出线的麦克风,用那地道的东北腔首先请出双方父母闪亮登场,亲家们各自握手客气了几句后,便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婚礼祝词來按顺序念了一遍,接下來是证婚人也出场向新人双方献上了祝词,最后才是大家期待已久的新郎新娘入场,

    王大哥今年30多岁,许是乡下汉子看上去比较老成,倒像是四十多岁的人,第一次作为主角在这么正式的场合下出现,看上去既兴奋又害羞,也多少显得有些紧张,主持人妙语连珠,非常有经验的不时调侃着两位新人,相比之下,新娘子倒是大方的许多,她一会儿为新郎整理仪装,一会在一边小声提醒着新郎的回答别出差错,尽管这样,王大哥还是会因为紧张出现口吃或答错怯场的表现,这时候新娘又不得不出來掩饰几句替新郎解围圆场,逗得大家一阵又一阵哄笑,

    随着主持人一声宣布“礼成,鸣炮,”院子里数十挂鞭炮便一齐响起,那声音顿时如山洪爆发一般震耳欲聋,直震撼得人五脏六腑都仿佛随之倾动着,翠花也双手捂着耳朵,显得有些害怕的似要藏到金民宇怀里,金民宇便突然有阵想把翠花揽在臂弯里庇护起來的冲动,只是胳膊刚刚抬起,又顾虑颇多,直到鞭炮声结束也终沒胆量那样做,

    末了新娘便要将婚礼用的手捧花抛向其他未婚的姑娘,据说哪个姑娘接到了花便会带來桃花运,成为下一个准新娘,许多年轻的姑娘早已按耐不住了,纷纷拥挤上前高举着双手希望可以成为爱神眷顾的幸运儿,翠花却反而站到了金民宇的背后躲藏起來,深怕被那花儿打中一般的,金民宇正有些奇怪的,旁边一位大叔已经打趣她道“翠花,你不是也沒结婚吗,怎么不上去抢喜花反而躲起來了,是不是害羞啊,”

    翠花嘻嘻一笑道“我还不想嫁人呢,我舍不得啊爹,”

    “说这话骗谁呢,”那位大叔看一眼金民宇又对翠花笑道“你不想嫁人,身边的这个小伙子怕是等不及了吧,”

    翠花脸上立刻泛起一片红晕,娇嗔他一眼道“刘叔叔说话越來越沒个正经了,”她拉了金民宇的胳膊解释道“这位可不是别人,他是我的姐夫呢,”

    “姐夫,”那位大叔一脸愕然的,翠花却不再搭睬他,转身拉着金民宇进里屋去了……

    这里的婚宴还保持着流水席的风俗,里屋一共有4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摆放了3到4桌酒席,贺喜的宾客们轮流着吃完一拨再换上另一拨,翠花和金民宇则被安排在内堂的一个小房间里,虽然只有数十个平方的大小却也安排了两桌宾客,大家相互恭贺道喜着,闹闹呵呵,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席间,尽管金民宇和大家都不相识,但村里人好客,尤其见到是外乡來的,一个个便像是熟识似的纷纷与他敬酒干杯,连邻桌的朋友见到也赶过來与他喝了不少,北方酒烈,不比西方的洋酒,先前金民宇已经在张老汉那里领教过了,这会却实在推辞不过,几个回合下來只觉得头重脚轻的,腹中烧灼难受,还沒來得及吃口菜缓和一会的时候,身边的一位汉子又举了酒杯过來敬,金民宇推说酒量不好,不能再喝了,那汉子却道“咱们这有个规矩叫好事成双,只喝一杯可不是好彩头,”说完硬拉着他干了一杯,才刚放下酒杯,另一位朋友又端起杯敬來,金民宇摆手摇头“实在不能再喝了,”那位朋友却假装不悦道“怎么,刚二哥敬你都喝了却不跟我喝,瞧不起兄弟咋的,”

    金民宇还道他是真生气了,因此连连赔礼解释着不是那意思,推脱不过只得硬着头皮再干一杯,吃了两口菜,刚歇息了几分钟便又有对面的大叔站起來敬酒道“大兄弟,咱桌上这几个兄弟可都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你可不能只和他们喝却落下了兄弟啊,”

    金民宇哭笑不得的“大叔,我真的不能再喝了,再喝就真醉了,”

    那位大叔却全然不理会的“兄弟的酒量咱一看就知道,这会就甭跟哥客气了哈,我先干为敬,大兄弟你看着办,”说完仰起头來一饮而尽,

    金民宇还要再拒绝可又怕他像刚才那位一样误会生气,这会儿身旁早有好事之人已将他杯中的酒倒满塞到他手中,金民宇端着杯正进退两难之际,却见翠花站起來一把夺过他手中酒杯向那大叔道“他大叔,我姐夫是个外乡人沒什么酒量,你们可不能欺负他啊,”

    大叔笑道“看妹子这话说的,今儿王大哥大喜,咱们不是沾点喜气高兴才喝的吗,妹子可千万别误会啊,”

    翠花手中酒一扬道“既然这样,是妹子多心说错话了,我就带姐夫喝了这杯当作是赔罪吧,”说完一饮而尽再将手中酒杯倒过來竟然一滴不剩,也顿时博得满桌一阵叫好拍掌声,

    几个爱闹酒的男人见翠花上了阵顿时都來了兴致,大家七手八脚寻着各种的名目一一敬上翠花几杯,翠花也全然不推搪,但见有人敬來便一口干了,直看得金民宇心惊胆战,一边暗暗替她揪心,几个回合下來,众人见翠花豪爽都竖起拇指称赞叫好,也有酒量不济的或醉倒或偷偷溜下桌去,翠花也全当作沒看见,只将自己杯中再次酌满,向闹的最凶的那人敬道“这位大哥,你也敬了妹子不少杯,轮到妹子也回敬大哥一回了,这乡里乡亲的,日后我和我爹还靠各位大哥多多照顾呢,”

    那汉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來,显见已是强弩之末了,这会却也不推辞,端起自己的杯來咕噜一口灌下去,便一屁股坐回凳子上双眼发直,口中酒涎不断淌出,

    翠花又再回敬了剩下的几位,大家见她喝酒勇猛,都不敢与她再拼斗下去,于是各自找借口告辞,这样一圈下來虽说也放倒了不少人,但翠花自己也已是头昏脑胀的要把持不住了,她再次酌满酒顺着桌子巡视一圈,满桌的宾客除了几个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最后视线落处只就剩下金民宇一个人了,

    翠花两颊绯红,笑盈盈地将酒杯伸到他面前“就剩下你了姐夫,來……我们干一杯,”

    “我……也要喝吗,”金民宇出乎意料的,

    “当然要喝了,”翠花不肯罢休的“我和姐夫……是第一次在一起喝酒吧,下次再喝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所以,今天一定要干的,”

    “说的也是,”金民宇点点头端起自己的杯來“不过是最后一杯,喝完我们回去吧,你可不能再喝了,”

    “恩,我听姐夫的,”翠花笑嘻嘻地点头,嘴里喊着干杯,手里去和金民宇碰杯的时候却找不到准头,一个踉跄扑了个空,将一杯酒全泼在别处,人也跌撞进金民宇的怀里……

    一顿饭不知不觉就闹到了天黑,回家的小路上也空无一人显得格外宁静,只从远处偶尔传來一两声狗吠和零星的炮仗声,

    翠花就伏在金民宇的背上不肯老实地左顾右盼着,一边嘴里还异常兴奋地唱着歌儿“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羊儿的聪明难以想象,天再高心情一样奔放,每天都追赶太阳…… ”

    金民宇摇摇头小声咕囔着“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啊呀重死了……不会喝就别喝那么多嘛,真是的,,”

    尽管声音不大却还是被翠花听见了,粉拳立刻不依不饶的擂在他肩上抗议道“姐夫真是个沒有良心的坏蛋,我是因为谁才喝成这样的啊,你还敢怨我,”

    金民宇一时语亏,知道和喝醉的人是讲不清的,因此只得赔礼哄道“好了好了对不起啦,我说错了还不行吗,”

    翠花这才收了拳头得意的“看在姐姐的份上就原谅你这次,”

    金民宇无奈的摇摇头,背着翠花继续向前走,天气炎热又沒有一点风,走到这程金民宇早已经是满身淋漓湿透了,粘稠的汗液与翠花身上的衬衣摩挲在一起觉得很不舒服,偏偏翠花还总不安份地扭动着身体,金民宇只得咬紧牙硬挺着才又往前进了一段距离,这时候,翠花却又在背上嚷嚷着“无聊死了,姐夫,來点音乐吧,”

    金民宇随口敷衍道“又不是在车里,哪來的音乐啊,”

    翠花像小孩子那样的撒娇“我不管啦,我就要听音乐嘛,沒有音乐的话姐夫你唱歌给我听啊,”

    金民宇无奈地吹口气“我中国话都还说不标准呢,哪会唱什么歌啊,”

    翠花不依的“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听……啊爹临走时说叫你照顾我的,到目前为止却都是我在照顾你呢,就当作人家帮你挡了那么多酒的报答也好,姐夫你唱个歌给我听也不行吗,”

    金民宇被她说的无地自容,还真觉得自己像是欠下了莫大恩情无以为报似的,因此只得答应道“一定要那么做的话我也只有随便唱几句了,唱的难听可不要怪我啊,”

    翠花果真不再吵闹,安静下來等待聆听,金民宇放慢了脚步,想來想去也只会唱那首歌,于是轻轻哼了段前奏便开始唱道“……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宁静的小路上悠悠回响起这支《月亮代表我的心》,再唱这首歌的时候金民宇的心境与之上次却大不一样了,曾今与金秀娜从相识到相爱的那些片段此刻便随着悠扬的歌声如放电影般的一幕幕完全展现在脑海里……

    “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短短的一段情,叫我思念到如今,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你去看一看,你去想一想,月亮代表我的心……”唱完这段,金民宇双目已然模糊,虽然那些蹩足的发音还是沒有多少进步,但是对秀娜的感情却是越來越浓郁了,他仿佛就能感觉到秀娜此刻正在倾听着自己,于是脚步也变得越來越慢,到最后干脆停下了……

    翠花似乎已经熟睡,金民宇感到背上她均匀又安详的呼吸声,因此轻叹口气,喃喃地苦笑道“傻丫头还真是的……我又沒有在唱催眠曲,就算再难听也应该來点掌声才对啊,”

    话音刚落下,背上竟然真的传來翠花的鼓掌声“唱的真好,姐夫,”

    “你还沒有睡着吗,”金民宇诧异的“我还以为……”

    “我酒量才沒有那么差好不好,”翠花不服的,声音又立刻变得轻柔道“不过,姐夫你刚才唱的可真好听,”

    金民宇不在意的笑笑“好什么啊,就那么随便唱唱的,”

    翠花道“那么简单的一首歌却叫姐夫唱的那么深情……姐夫一定是用心在唱对吧,”

    金民宇心中一动,嘴里却道“是吗,我可沒什么感觉呢,”

    “咦,骗人的,”翠花完全不信的“一定也对姐姐唱过这首歌吧,”

    金民宇被她说中,心中又是一颤,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便觉着背上仿佛轻松了许多,于是也不答她,只把翠花往上再挪了挪,继续向前走去……

    就这样沉默着又走了一段,已经依稀可以看到家中的橘光灯时,翠花便忽然轻声唤道“姐夫……”

    金民宇恩了声,听见翠花又道“我昨天晚上梦到姐姐了,她还托我带话给你呢,”

    “真的吗,”金民宇只道她是酒话,因此也全不在意地敷衍道“秀娜要对我说什么,”

    翠花想了想,真地像是在回忆梦境般的“姐姐要我告诉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哥哥……这辈子能够遇到像姐夫这样的好哥哥,姐姐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能为这样的哥哥去牺牲,便再沒有什么遗憾了……”

    金民宇骤然止住脚步,胸中激荡了好一阵才能平复下來道“秀娜她……真的这么说,”

    “恩,”翠花用力点点头煞有其事的“姐姐还说了,所以姐夫你一定要好好的生活下去,一定要幸福,姐姐她每天都看着你呢,只要姐夫你觉得幸福的时候就在心里默默的祈祷,那样姐姐在另一个世界里也可以感受得到了,”

    这些话从翠花嘴里说出來便如同听金秀娜亲口道出的一样,金民宇刚刚才忘却的那些眼泪此刻便又一齐翻涌而出,他喉中哽咽一下,再次拼命咬紧牙关加了前进的步伐,aut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龙腾小说网,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穿越小说等在线阅读与TXT下载.最新章节每日更新
版权所有 2019 © 龙腾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